汽车配件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南昌会战唯一的亮点32军吴城激战

南昌会战唯一的亮点----32军吴城激战

南昌担负着阻止日军向南--湖南、向东--江西进攻的重任, 日军在1938年进攻武汉时,就有攻占南昌的任务。后来,由于其第106师团在万家岭遭到惨败,此一计划被迫放弃。占领武汉后,日军华中派遣军又着手考虑侵犯南昌,企图切断中国军队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铁路至大后方的交通运输,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向中国南方空中进攻的距离。

一方要进攻南昌,一方就要保卫。

南昌归 第九战区负责,司令长官薛岳,副司令长官为罗卓英、杨森、王陵基,薛岳保卫南昌的部署是,以战区下辖的罗卓英第19集团军固守鄱阳湖西岸吴城经永修(涂家埠)和由永修向西沿修河两岸至武宁的阵地,与日军进行决战;以吴伟奇军团坚守南昌;以战区下辖的王陵基第30集团军从修河中游的武宁攻击日军南侧,支援南昌作战。

1939年3月中旬,日军村井支队和部分海军在星子县准备进攻江西的吴城。

吴城地图

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吴城,是南昌的北大门,离南昌昌北机场约70公里,吴城素有“小南昌”之称,三面环水。县城的北面是赣江和修河交会处,而后向北流往星子县;东侧是鄱阳湖,西侧是蚌湖。修河由西南方向的涂家埠流向吴城,距吴城三四公里。赣江由南昌往北流来吴城,贯穿其东侧南北地区。吴城东北尖端直伸到赣江和修河交会点,岸边是望湖亭,岸下是水路码头。小小的吴城北通长江,南达南昌,西至涂家埠以西,东到鄱阳以东,四通八达,也是夺取南昌必争的前沿要地。

这时,早有预谋的日军第101师团在修河北岸,第106师团在虬津东西之线,第6师团在武宁、箬溪,第116师团在鄱阳湖东岸,完成了渡过修河的准备工作,准备从安义、奉新,拊南昌之背,迂回包抄,歼灭第九战区野战军于赣江左岸。因此,吴城抗敌,成为保护南昌的重要一战。

守住吴城的重任落在了宋肯堂第32军身上。

1938年秋,第32军三个师在德安、方家岭、麒鳞峰、瑞武公路要道口的王家铺覆血山等地区与日军激战后中际脑科医院热线电话,撤到南昌的南、北、西附近地区休整补充。当时防守修河的部队有第79军、第49军和第70军,统归罗卓英指挥。第79军防守吴城、涂家埠至五谷岭地段;第49军防守五谷岭至张公渡地段;第70军防守张公渡以西地段。鉴于日军行将进攻南昌,罗卓英令第79军、第49军、第70军依次西移,缩小正面,加强修河防务,第32军接替吴城、涂家埠至狗子岭地段防御任务。

3月13日,罗卓英率第32军军长宋肯堂等人亲自来到了吴城视察。罗卓英一行人在吴城走了一圈,见虬津、张公渡地区是低山地,又是突出部,便于敌人进攻作战,罗卓英说:“长官部判断日军主攻方向可能指向虬津、张公渡方面;尔后向安义、奉新、生米街纵深迂回。鄱阳湖水上战力薄弱,且系第三和第九战区两战区的接合部,间隙巨大,敌很可能同时以陆战队攻我吴城,从水上近逼南昌,形成两翼包围,第32军应该指派一强有力的团队坚守吴城。”

宋肯堂当场指定第141师第721团于13日晚20时以前到达吴城接防。

随后,罗、宋两人到涂家埠一带视察。在永修(涂家埠),他们决定第141师接替吴城至邓家村(不含)之间防御阵地;第139师接替邓家村、涂家埠至铁路公路西侧南津村(不含)之间防御阵地,并在修河北岸支流杨柳津河一带占领前沿阵地;第142师接替南津村(含)至狗子岭(含)之间防御阵地。罗卓英并指示:“各师在防御阵地前方的横龙咀、咀上淦、雷公桥、班山湖、竹垄咀派出警戒部队。”

宋肯堂军长判断当面之敌攻击方向有两个,一是铁路公路大桥两侧即涂家埠西端地区,二是吴城。同时考虑到吴城至狗子岭间防御阵地正面过宽,且河流沟渠纵横不便支援,决定各师各以有力一部,沿修河直接配置;并各抽调一个加强团,分别控置于赤岸山、南山农场、横港蔡家,作为军预备队,预期使用于吴城、永修(涂家埠)两地区。

各师师长接受任务后,即命令部队接受任务进占防御阵地。

当日晚上22时,第721团到达吴城。

14日拂晓,张尊光团长率领营连干部侦察地形、部署兵力。与此同时,其他各团也先后到达目的地,侦察地形,占领阵地,构筑工事。

随后连续两日,敌机对吴城和永修(涂家埠)进行侦察,并对守军进行射击和轰炸。在吴城以北的水面上也出现不少日军的小艇四处侦察。在永修(涂家埠)以北的中国军队阵前,也有一些日军的小队侦察部队进行搜索,并且不时还向中国军队警戒部队发起进攻,打上几枪。警戒部队见势不妙,先后撤退到主阵地。

17日,军部派第142师炮兵营第1连来吴城配属第721团作战。张尊光团长和庞馥庭连长在吴城南侧高地一起选定三处阵地,对望湖亭方面水上敌舰艇进行机动射击,拦击敌人登陆。

这一日,日军第101师团开始攻击第32军第139师的前沿阵地进行挑衅,均被击退。夜间,前沿阵地的守军撤回了主阵地。

第二日,日军第101师团兵分两路,向第32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凌晨时分,日机轮番向吴城、涂家埠侦察,扫射和投弹,飞机机枪不停往我军掩体扫射,最近的子弹离我父亲只有1尺,火红的,身后的战友牺牲了好几位。上午9时,日军村井支队在吴城中国军队的阵地前,拉开了阵势,一字排开15艘登陆艇一起向中国军队逼近,炮兵立即发炮进行拦阻。同时,第一线守兵在敌炮击前沿阵地时,为了减少伤亡,躲进了掩体之内,等鬼子进至三四百米时跃入射击位置,连长命令开火,包括我父亲内的6挺机枪喷出了愤怒的火力,一批批的鬼子在面前倒下,日军也进行了猛烈回击,我父亲的弹药手不幸中弹,光荣牺牲,工事也遭到破坏,但32军士兵顽强战斗,顶住了日军的猛烈进攻,激战至中午,日军毫无进展,下午逐步撤退。

入夜,第一线守兵争分夺秒加强工事,准备迎接次日的战斗。

这一日,涂家埠桥头阵地也受到攻击,日军第101师团主力两次派部队侦察和进行攻击,均被守军击退。

19日早晨,战况就颇不平静。9时前后,望湖亭被敌炮击毁。日军见望湖亭被炮火击毁,便集中火力来打开这个缺口。11时许,日军5艘登陆艇在炮兵及两翼轻、重火器掩护下,强行登陆。第721团第2营第5连何连长率部奋起反扑。中午时分,战斗陷于胶着状态。张尊光团长由预备队抽调一个连,归第2营营长指挥,严令该营不惜一切牺牲,必须在下午4时前收复原阵地。随即,炮兵连、迫击炮连进行射击,切断日军的增援部队。阵地前沿的守军猛烈射击,吸引当面之敌,以减轻第5连正面压力。激战至下午3时,日军只占领着一小块滩头阵地,再没进展了。他们如果坚持到夜间,中国军队一反击,就有被歼的危险。鬼子们很狡猾,很快就开始抢在天黑前行动。3架飞机全部出战,部队伤亡很大,我父亲的脚趾也被弹片击中,负了轻伤,日军的炮兵“轰 轰 轰 ”地打开了,水面上的所有船只一律强攻,“达达达”,我父亲的机枪不停地怒吼,枪管红了,没有水,就用尿冷却,一时战斗激烈空前。但才过一个小时,日本鬼子终于顶不住了,在大炮的掩护下,仓皇逃向江心而去。

战斗平静了,张尊光团长来到了阵地。官兵们正在修复工事,在太阳余辉的映照下,依稀可辨敌兵留下的斑斑血迹,他问道:“何连长呢?”

“他左臂负伤,坚持不下火线,营长把他安排在营指挥所休息。”

张尊光赶去看望何连长嘱咐他安心休养,并将他的事迹上报请奖。

随后,营长和副营长决定由中尉排长孙士俊暂代连长职务,并且副营长留连协助指挥。两人连夜调整布署,把重机枪变换了阵地位置。团预备队配属的一个连也进入了第二线。

炮声送走了黑夜,迎来了新一日的黎明。

天一亮,日军继续循着昨日的航线又开始了进攻。他们对着第5连猛攻,所有的直射火器均集中到第5连阵地;另一部分兵力对着第4连正面打,使中国军队左右不能相顾。酣战至11时,鬼子强行楔入了第5连阵地,谁知立足未稳,第5连少尉排长王福成带着他的这个排进行强力反击。六七名鬼子见状,躲在死角准备向他们“奇袭”,还没起身,就被王排长发现,端着轻机枪转身就向他们扫去。这一扫动作太快了,又出其不意,“哒哒哒”飞来的子弹吓得敌兵晕头转向,慌了手脚。

这王福成是山东人,是位地道的彪形大汉,平时练兵并不太多,可大炮一响,他的劲头就来了。他常端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喜欢跪射,有时兴起,便站着打它几梭子,当敌人还莫名其妙时,他早已转移了。他自己说:“我的特点是 静如处女,出如脱兔 。”在战斗中,他有两个诀窍,一是突然,二是飘忽。他的拿手好戏,是打“交手仗”,“身大力不亏”,“一对三”也不在乎,手榴弹投出后,就拼刺刀,在格斗时常常和敌人扭作一团。在混战中,他抓着一个日本少佐军医厮打起来,两个鬼子冲上把那个军医拖走。这时跟着王排长冲上来的士兵一齐喊“杀”,又是手榴弹,又是大刀,硬是把鬼子从正面打回去了。

20日,日军发起了全线猛攻。

下午3时,第1营阵地在第3连防守地区被突破,并节节向纵深发展。在这紧急关头,张尊光急调预备队的一个连归第1营营长指挥,首先稳住阵脚。这时阵地上呈现出犬牙交错的局面,一些官兵进行阵地战,一部分转入了巷战,但通讯联络没中断,指挥系统没发生甘肃最好的母猪疯科医院困难。炮兵连连长李厚德身旁被撂下一个炸弹,炸起来的泥土把他埋入地下,幸好正是漏斗孔的安全范围,死角救了他的生命。

当晚,张尊光与各营计议,副团长提出了几条具体措施:(1)压缩敌人占领地区,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地进逼;(2)在能见度许可时,轻重机枪就开始封锁射击;(3)手榴弹的投掷,应注意实效,巷战时,这是件威力强大的兵器;(4)预备队的任曲靖最好的癫痫医院务是以全力保持我阵地的完整,制止敌人分割;(5)加强巷战工事,一间房,一堵墙,要用生命去保卫;(6)炮兵连、迫击炮连备足弹药,准备凌晨对敌火力急袭,具体时间,另下命令。

午夜时,宋肯堂军长得知这边战斗已白热化,深恐张尊光独力难支,打电话给张尊光说:“我指派王团来吴城,支援战斗 ”

话还没谈完,张尊光就拒绝了,说:“军长,吴城镇区不大,我现有战斗兵力近千人,进入巷战之后,鬼子的炮火及空军势必受限制,双方战力差不多。我们投入太多的兵力,人多地狭,也展不开。”

“你们阵地 ”

张尊光说:“我团阵地虽一部分被突破,但我有信心收复。目前士气高昂,我们誓与日军周旋到底,不要援兵啦!”

宋军长不说话了,只是告诉他说:“在涂家埠、狗子岭当面之敌今日也企图强渡修河,被第139师和第142师防御部队坚决抗击,激战终日,仍是隔修河对峙,无一尺一寸的进展。”

“我们一定夺回阵地。”张尊光表了态。

21日,日军继续对吴城、涂家埠、狗子岭展开猛烈进攻,中国军队各部队坚决阻击。但日军却从艾城、青山、虬津、张公渡等地强渡过了修河,正向以南高地攻击,第142师左翼受到严重威胁。宋肯堂军长命令军预备队两个团在第142师左侧后黄婆井、下村梁家一线占领防御阵地,掩护军左翼侧背,保证军修河正面防守部队继续抗击敌人。因此,吴城当面的日军也拿出了决战的态势,天一破晓,36艘登陆艇就开始了全面突击。上午8时,日军炮火指向了第721团团指挥所,并有一个小队突然出现团指挥所左侧,张尊光团长下令:“特务排反击,团指挥所向预备指挥所转移。”

城内的街道和房屋内,敌我犬牙交错,短兵相接,白刃格斗,互相胶着,谁也进展困难,难胜对方半分。这时宋军长派来的预备队第723团一个营来到了。

原来昨晚张尊光拒绝了军长的援兵后,宋肯堂还是不放心,还是令第723团前去支援吴城作战。拂晓时分,该团到达了丁家山,王团长与张尊光通电话,告诉他自己已到了丁家山。张尊光只好接受了,随后,两人商定将第723团第2营配属给张尊光指挥,反攻已侵入吴城之敌,其余部队在丁家山待机并掩护张团右侧后和左侧后。上午10时,在最危急的时刻,王团宋福庭营长率领全营来到了第721团指挥所报到。张尊光立即决定以刘营接替团预备队宋营的任务,并将刘营的第6连配属给宋营,说:“由宋营长统一指挥反攻吴城镇内之敌。”

经过数小时的反攻激烈战斗,于黄昏前,日军终于吃不消了,仓皇乘舰逃去。

张尊光立即以宋营担任主要防地正面,重新调整部署,连夜构筑加强工事,组织火网,沟通联络,准备翌日迎歼来犯之敌。

22日上午8时,日军对吴城、永修(涂家埠)修河南岸防御阵地开始了猛烈的攻击,但大部鬼子被阻击在阵地前,小部分鬼子突入了阵地内,但怎么打,怎么攻,也没丝毫进展。吴城当面之敌,在空炮轰炸支援下,以40艘舰艇载着陆战队倾巢来犯,与吴城守军展开了激战,主攻方向就是望湖亭东西一线的宋营防御阵地。

这时,由于敌机、大炮反复轰炸和炮击,防御工事大部分被摧毁。炮兵连也受到强大炮火的压制,该连机动地变换了阵地。当鬼子跳下舰艇从正面实行登陆时,炮兵对他们进行射击,前沿步兵也拼死而战。

但是,激战4个小时后,日军还是登陆成功,中国军队官兵与鬼子展开白刃格斗。鬼子虽然伤亡严重,但仍从几处地方突进了守军阵内的居民点,宋营官兵拼命阻击和反击,形成逐屋争夺的拉锯战。战线犬牙交错,情况极为复杂混乱,但是日军的进攻已被堵住了。城内的激战持续到黄昏。入夜后,中国军队各部加强工事,青少年癫痫病怎么治疗好补充弹药,准备夜袭夺回原阵地。

与此同一天,第139师、第142师当面之敌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被中国军队击退,未能渡越修河。

当日夜间,宋军长突然接到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的命令:“第32军已完成阻击敌人的任务,着即撤出现阵地,向南昌转移。”

宋肯堂立即命令各师各团,即刻撤出现阵地,向南昌转移。

第32军撤至南昌后,奉命继续向抚州转移,之后调往赣西宜春、分宜地区整补。修河作战结束后,重庆军委会传令嘉奖作战有功部队。电文如下:

第32军军长宋肯堂、第141师师长唐永良,涂家埠、吴城之役,均能英勇击敌,完成任务,着即传令嘉奖。该师团长张尊光守备吴城作战得力,记功一次,授华胄荣誉奖章一枚。犒赏全体官兵一千元。该军第142师师长傅立平守备涂家埠、狗子岭阵地,作战努力,达成拒敌南犯任务,记功一次